没有人准确的知道

作者:在线无毒免费三级观看_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_三级黄视频免费播放级   |   浏览(185)

  中文师范毕业,1997年定居德国,德国华商报专栏作家。散文,小说,诗歌都有获奖。著有恩丽小说散文集《永远的漂泊》。

  刚刚过去的周末,在金色的秋景伴随下,穿越德国东部图廷根茂密的森林,看满山红叶,行金光大道,赏壮丽秋色。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季节里,适逢德国宗教改革500年纪念年,德国华商报修海涛总编率领德国华商报记者作者,沿着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的足迹去做参访之旅。这可是500年一遇的机缘,因为,这一主题也恰巧是修海涛主编36年前研究生毕业论文≪德国的宗教改革≫的题目。

  10月20日我们在修总的带领下,来到了当年宗教改革的中心维滕贝格市(Wittenberg),即刻就感受到了500年前的滚滚风云,宗教改革领袖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 1483-1546)的蓬勃气势,勇敢的精神。在宫廷教堂(Schlosskirche)当听到导游讲马丁·路德把他的宗教改革《95条论纲》用锤子订在教堂的木门上时,当年的情景栩栩如生地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随着导游我们来到离宫廷教堂不远的拱门深院,导游边走边讲说:这里是“路德之家”,这曾经是修道院,是路德夫妇婚后生活的地方,现在是宗教改革博物馆。走进深院看到一女性铜雕像,该铜雕真人般比例,仿佛她正风尘仆仆大步流星地向我们走来。她的形象如此健壮,她的步伐如此坚定自信,导游说:这铜雕像就是马丁·路德的夫人卡特琳娜·封·波拉(Katharina von Bora),她是妇女解放的先驱,是路德背后的女强人。路德在她强有力的支持下,完成了宗教改革大业。导游在解说时充满赞意,时时握紧双拳地说:她是一位自我意识很强的女子,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的能力是一个人能承担起40个人的吃饭,她会养畜,会种植,会酿葡萄酒、啤酒,还会德医(自然草药)。大家不要小看了这些,在今天看来理所当然的事,可这是在500年以前哦!那个时候的女性除了劳作和祈祷以外,什么都不懂也不允许懂。

  听了导游的介绍,大家对路德夫人肃然起敬,纷纷和她合影留念。回来后,看到自己和卡特琳娜铜雕的合影,对这位伟大的女性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她是怎么的一位女性?她经历了什么?我开始寻找她的足迹……

  卡特琳娜·封·波拉生于1499年1月29日,在她5岁时母亲去世,她的父亲虽然是一乡村贵族,可是,当年的萨克森乡村贵族也养不起自己的女儿,要培养教育女孩还要为女孩将来结婚陪嫁都无能为力,于是就把他把女儿送到Augustiner-Chorfrauenstift Brehna修道院接受教育。当卡特琳娜·封·波拉被修女带进修道院高墙内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命运等待着她的是什么,也许,将一生在此度过。

  修道院的生活是严厉和枯燥的,除了劳作就是祈祷,每天要祈祷7次之多。好在在修道院枯燥的生活里还可以学习读书写字,甚至拉丁语。

  1515年卡特琳娜·封·波拉16岁那年在Nimbschen Marienthron修道院接洗礼削发为修女。做修女后,除劳作祈祷之外,还必须保持沉默,对修道院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允许对任何人说出,也不允许修女们之间谈论个人问题。在众多修女中,卡特琳娜·封·波拉是最勤奋聪明能干的,她除了学习读书写字以外,还学会了饲养家禽,种植,酿酒。

  1517年10月31日,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95论纲》已经公布于世,他的改革思想已经通过地下渠道传播到了修道院,马丁·路德这个响亮的名字她们也都听到了。有一天夜晚,卡特琳娜·封·波拉和一修女带着被惩罚的危险,偷偷阅读马丁·路德的改革论刚,其中有一条敲击着她们的心,使她们的心狂跳了起来。马丁·路德说:僧侣也可以结婚生子,他的理论根据来源是,圣经中说:Seid fruchtbar und mehret euch。圣经号召多多生育,当然应该包括所有的人。受到马丁·路德新理论的鼓舞,卡特里娜·封·波拉问自己该怎么办?卡特琳娜·封·波拉偷偷地给马丁·路德写了封信,信中对修道院的不人道表示强烈的不满,对自己的前途感到困惑,想逃出修道院。不久,卡特琳娜·封·波拉收到了马丁·路德的回信,路德博士在信中鼓励她们勇敢地逃出修道院。

  1523年,在一个风高夜黑的夜晚,这个夜晚将是具有世界意义的一个夜晚,这个夜晚之后不仅仅改变了卡特琳娜·封·波拉的命运,也改变了欧洲妇女们的命运。卡特琳娜和8名(也有说是12名修女)修女驾着马车逃出了修道院。修道院墙外这个陌生的世界,对于她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修女们不知道也没有考虑,她们的精神被路德思想燃烧着,她们从Nimbschen Marienthron修道院投奔到路德的宗教改革中心维滕贝格。

  当载着一车修女的马车出现在维滕贝格街头的时候,民众教徒们纷纷地向一车的修女们唾弃谩骂甚至殴打她们,骂她们背叛了上帝,骂她们伤风败俗,骂她们是妖魔。

  这个时候路德博士出现了,他爬上马车和老教教徒们一番搏斗保护了修女们,同时维滕贝格支持宗教改革的人们(也就是路德的支持者)来认领修女们回家,Lucas Cranach(克拉纳赫)一家收留了卡特琳娜·封·波拉和另外一名修女Ave Schönfeld。

  克拉纳赫家族是维滕贝格的豪门望族,也是路德宗教改革坚定的支持者,他用自己的经费帮助路德新理论的印刷传播,克拉纳赫不但是著名的画家,还是市长,家族还有药房。卡特琳娜在克拉纳赫家还俗安定了下来,她曾经在修道院学习到的德国民间的草药疗法,想在克拉纳赫家药房帮忙工作,遭到了药房药剂师的反对和嘲弄,药剂师认为女人岂可制药。但是,卡特琳娜还是以她顽强的精神,丰富的知识,偷偷地参与制药,终于得到了克拉纳赫夫人的肯定,卡特琳娜得以在药房帮忙做工。

  在克拉纳赫家,渐渐的卡特琳娜和克拉纳赫夫妇以及路德已经成为了志同道合的好朋友,1523年被赶下台的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二世与妻子来访路德,在克拉纳赫家里住了一年,还送给一枚金戒指给卡特琳娜·封·波拉,这枚戒指对卡特琳娜来说是无上的荣誉,这枚戒指在卡特琳娜的铜雕上也是无比的炫目,如今,来到铜雕面前的人都要抹一抹这枚幸运的戒指,铜雕像上的戒指被人们抹的铮光油亮。克里斯蒂安在这里推出了他名义下的丹麦语圣经《新约》译本。

  女大不中留,女孩总是要出嫁的,这些无家可归的修女们更是如此,克拉纳赫夫人芭芭拉(Barbara)为卡特琳娜介绍过Kaspar Glatz,但是卡特琳娜不愿意。那个时候路德博士已经是神学教授,常常带着大学生们带来克拉纳赫家来讨论他的宗教改革理论,在众多的大学生中有一来自纽伦堡的Hieronymus Baumgartner和卡特琳娜相爱了,他们在一起谈想思想,谈路德,以心相许,可是,有一天Baumgartner被父母招回,回到纽伦堡就尊父母之命结婚了,再也没有回到维滕贝克来。

  尽管当时路德宗教改革新思想在传播,但是,新旧思想的斗争还是很激烈,一个修女想嫁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谁想娶修女更是需要有巨大的勇气。在卡特琳娜的恋人走后,原来路德倾心(只是倾心没有表达)的Ave Schönfeld也和一位医生Basilius Axt结婚了。

  卡特琳娜看到马丁·路德日夜工作,并且还要和他的敌人斗争,常常马丁·路德被敌人们打得遍体鳞伤。卡特琳娜决定和马丁·路德结为终身伴侣,时时在他的身边支持他,保护他,护理他。当卡特琳娜把她的决定告诉路德时,路德说:“我不是我自己,我是上帝的仆人和工具,我不能承担起家庭的责任,我必须只有工作、工作!”卡特琳娜坚定地说:“你依然可以全心全意地为上帝服务,我只终生在你身边,当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出现在你的面前,当你工作的时候,我就默默地退出你的视野。”马丁·路德被卡特琳娜感动后动了凡心,可是,路德的有些朋友们反对他娶卡特琳娜,毕竟卡特琳娜还是一名修女身份啊。路德毕竟是路德,是改革家就是有改革家的勇气,最后他排除异议,决定和有思想有文化修养的卡特琳娜结婚。

  老Lucas Cranach在1526年为新婚不久的路德和卡特琳娜绘制的肖像画

  1525 年6月13日,克拉纳赫夫妇作为娘家人,把卡特琳娜·封·波拉带到维滕贝克的Schwarze Kloster,在那里卡特琳娜·封·波拉和马丁·路德由Justus Jonas洗礼结成夫妇,婚礼仪式庆祝于1525年6月27日举行。随后路德夫妇就搬进了维滕贝克奥古斯丁(Augustinerkloster)修道院,也就是现在的“路德之家”。

  婚后卡特琳娜操持着整个修道院的工作,她把杂乱无章的修道院整理的井井有条,把原来路德只学习不打扫的书桌房间打扫干净,用草药熏异味,为路德的手稿分门别类地整理。

  所有来修道院学习讨论新理论的大学生们都可以在路德家的桌旁坐下来,有时一天40个人的吃喝,卡特琳娜都能应付自如。在路德家的饭桌不仅仅只是家庭成员,所有有兴趣来听路德改革新道的人都可以在饭桌上边吃边谈,卡特里娜以前在修道院学习到的本领,饲养家禽,种植葡萄,酿啤酒等等十八般武艺都用上了,重要的是卡特里娜在饭菜吃喝都端上桌后,她也座在其中参与讨论,她始终是宗教改革的参与者,始终是一先驱者,不仅如此她还在修道院建医院护理病人。

  路德家很热闹。他本人喜欢喝各种葡萄酒和啤酒。在吃饭前他往往要发表演讲,高谈阔论一番,指点江山,褒贬人物。他的学生将他的言论记录下来,形成了一本书,名为Die Tischreden Martin Luthers。此书已经由林纯洁副教授翻译为中文,题为:《马丁.路德桌边谈话录》。此书可以与孔子的《论语》相比美。

  卡特琳娜和路德婚后不到九年的时间里生了六个孩子,路德曾经说:“每个星期做爱二次,与我与你都无害,一年104次”。看来他自己也是身体力行的执行者。

  在他们的六个孩子中有两个早年夭折,同时他们俩的结合也遭到了老教的诅咒,诅咒他们生出的孩子会是怪物妖魔,路德常常也为此寝食不安,睡觉恶梦不断,当卡特琳娜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也是恶梦不断,害怕之极。当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时,看到一切正常时,他们是多么得欣慰,但是由于当时的医疗条件有限,各种流行病横行,他们生下的第二个孩子在一岁时夭折,第三个孩子Magdalena在13岁时夭折。

  任何时代任何情况下,失去孩子的痛苦都是巨大的,路德夫妇也不例外,当他们失去13岁的Magdalena时,路德曾经疯狂地向上帝发问。经过短暂的彷徨之后,在卡特琳娜的安慰鼓励之下,路德又向着自己宗教改革目标进发了。她始终是路德改革事业的支持者鼓励者,她是路德背后的强人,无论路德是在传播改革还是在被追杀,卡特琳娜都是他的精神支柱,路德对能得到这样的伴侣心存感激,最后他对卡特琳娜充满爱意深情地尊称她为:我的主人凯迪Käthe (Herr Käthe,卡特琳娜昵称)。

  1546年路德去世。按照当时的法律,作为路德妻子的卡特琳娜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不可以争夺路德的遗产。只是在萨克森选帝侯Johann Friedrich一世的指令下,卡特琳娜可以继续住在奥古斯丁修道院,并得以继承路德大部分的财产。他带着孩子们,生活拮据,靠着贵族和丹麦王室的资助过日子。经过施马尔卡尔登战争和瘟疫、灾祸等天灾人祸的打击,维滕贝格市已经无法生存了。而卡特琳娜居住的修道院也被战火毁坏。为了躲避瘟疫,卡特琳娜带孩子们去了Torgau的玛利亚教堂,但在路上受伤骨折。三个星期后,1552年12月20日在Torgau去世。她的墓地在哪里,没有人准确的知道,但是在托尔高有一块她的记念石碑,上面写着:这里逝世于1552年12 月20日卡特琳娜·路德,出生姓:封·波拉。(本文资料来自德文媒体、网络以及华商报总编修海涛提供,特此感谢!)

在线无毒免费三级观看_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_三级黄视频免费播放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