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遥从部队回到地方几十年了

作者:在线无毒免费三级观看_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_三级黄视频免费播放级   |   浏览(187)

  在凤凰荆州2018全国第五届文艺大典领奖台上,我有幸亲手将中华文学2018年度小说一等奖颁发给了作家秦遥。

  晚饭后,秦遥拿着几本杂志到我的房间,说他想出版中篇小说选集,著名作家、茅盾和鲁迅文学奖双得主刘醒龙主席题了书名,请我为他中篇小说选集作序。他是湖北省中青年优秀文艺人才,也是军人出身,我们同有军人情结。三十年前,我就读过他在部队股役时创作的中篇小说《爱在愤怒中愈深》。他的军旅题材中篇小说《荒唐集结》这次获得了中华文学2018年度小说一等奖。他的另一部同是军旅题材的中篇小说《铁血杜鹃》则获得了《今古传奇》2017年度全国优秀小说一等奖。获奖似乎成了他的常态。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军人素质在他身上的延伸,说明了硕果是对他坚守文学阵地的回报。

  我高兴的是,这位从部队回到地方的战友,能够在紧张的工作之余写出了这么多好作品,军人的血液仍在他的身上涌流,军人的品质仍在他的心底驻扎,军人的信念仍在他的脑中坚守。我为难的是,他的中篇小说内容丰富,从大漠边防的日常生活到枪林弹雨的生死战场,从交通厅长的失足到道班养护工的心酸,从反腐倡廉的斗争到贫困农村的振兴,从伦理道德到人性善恶,题材广泛,叙事庞杂,一序难尽。但出于对退役军人的情感,我还是答应了他的恳求。

  当下的年轻人谁不希望生活在繁华的大城市?《山崖小松》中的罗厚才也是一样,然而父母亲却希望他留在身边。罗厚才委屈地听从父母的安排,到秦界岭任职,这里是全县最贫穷最偏远的山村,似乎是被人们遗忘的角落,那里群众生活的艰辛出乎他的想象。在生活和工作中,罗厚才发现许多无法拉直的问号:村书记为什么娶一位疯女人做老婆?而且还那么爱她?当罗厚才找到答案时,精神已经被折腾得快崩溃了。村官任期快满,父母觉得原先让儿子满足了他们的要求却苦了儿子,为了弥补对儿子的缺憾,要儿子考公务员离开这个地方。但是,罗厚才却当了“逆子”,作出违背父母意愿的选择。读完《山崖小松》,明白做人与为官的道理各有各的不同,人性的转折与命运的逆袭往往让人意料不及。这部小说也是反映扶贫攻坚题材的作品,很时尚,接地气。

  秦遥的中篇小说三部曲(交通•太阳),是大交通的缩写。《太阳升起》这部小说从文学艺术角度来说有一种新闻报道的味道,但却又体现了作者对生活的真实的追求。这种小说使我想起著名作家老鬼的《血色黄昏》,除了真实还是真实,这样的作品会获得更多基层读者的喜爱。严明主持工作一年多了,在组织部考察准备提拔重用时,考察组和纪委都接到了举报,有人说他贪污公款在省城买了楼房,有人说他在外面包了二奶。交通是高危行业,河南省三任厅长前腐后继,全国上千名交通局长倒下,可以说交通是腐败现象的重灾区。严明代局长在防洪抢险等现场奋不顾身地工作,有人怀疑他是在制造假象,有人说他是用行动在悔过。不久,他被免职。一位领导干部离开岗位,那种滋味很难受很苦涩。尤其成了调查中的“罪人”,他的痛苦无处诉说,跑到父亲的坟前从上午坐到下午,从下午坐到天黑。他回家拦不到车,打电话给以前的司机却叫不动,后来连给自己的妻弟打电话也没有了勇气。他感到自己以前在台上似乎可以呼风唤雨,离开了组织什么也干不成了,突然变得那么渺小,言行是那么苍白无力,他住进医院,诊断为胃癌。作品一波三折,曲径通幽,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读后让人回味无穷。

  《太阳流泪》是写交通系统最基层的道班工,而且是临时道班工。这个道班,是全县最偏僻的道班,文中的李贵生一心扑在工作上,没有时间陪伴自己的女人,也没有精力给自己女人应该享受的爱,当回家撞见妻子与别的男人睡在一起时,瞬间怒火攻心。李贵生拿起刀准备砍下去,又突然停止。李贵生不能容忍妻子给他戴“绿帽子”,快刀斩乱麻地办了离婚手续。离开妻子后,他发现自己从骨子里还爱着她。李贵生在公路抢险中受重伤住进了医院,醒来时发现离异多年的前妻守候在他身旁,而且领着他那从未谋面的孩子。作家在这里提出了一个问题:身边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大多都是好人,可是,好人也有不好的一面,但人们往往就是根据他这不好的一二件事就把他界定成了坏人,而这样的坏人有时却是一个大好人。这种思考是深刻的,既是文学的真实也是生活的真实。

  《残阳不落》写的是一位军转干部。朱立新从部队转业安排到省公路局上班后,仍然保持军人本色,受到组织的重用,很快提拔到省交通厅任职。朱立新在交通厅勤政廉政,得到厅长的信任,分管重点项目建设,每年经手上千亿的资金。他在亲情和心中女神面前坚持原则,没有当金钱和美女的奴隶。但天有不测风云,他一不小心掉入同学设下的陷阱,准备接任交通厅长时却重重地栽倒在地。朱立新如同许多受委屈的人一样,在无奈时选择了自杀。在医院抢救醒来,却突然面对真心爱他的两个女人:一位是农村结发妻子,一位是从名校毕业的年轻美女。值得一提的是许多作品写贪官都是反面人物,而文中的朱立新是正面人物,是“太阳”,受处分后的“残阳”仍然不落。秦遥的交通(太阳)三部曲,上至交通厅长,下到道班工人,既写出了交通人的甜酸苦辣,也写出了他们的人性真与假、美与丑、善与恶。

  一个人最高尚的经历总是令他念念不忘,一个人最光辉的历史总是令他魂牵梦萦。热爱祖国、依恋崇高是一个作家必须具备的品质,秦遥从部队回到地方几十年了,仍然情系国防,思念军营。边防(热血)三部曲中的《荒唐集结》,写的是回访老连队的故事。一位在边防任职多年的张连长,回到地方后创业成为亿万富翁。他带领一群退伍战友千里追梦,回访已经撤销的老连队。这个边防连队,驻守在被称为生命禁区的杳无人烟的沙漠深处,原先的张连长现在的张大老板带领这群昔日的战友们不顾个人生死,赴往苍茫大漠。当车发生意外时,他们克服重重困难,以沙漠为床,以天空为被。深夜突发大风暴,他们团结互助,不放弃任何一个人的生存希望。千里追梦,看似荒唐却不荒唐,体现了的崇高思想,为随时接受祖国的再次召唤而准备着、磨励着。

  《铁血杜鹃》中,谢鹃是高干的女儿,是名校毕业的央企白领,每当看到一对对恩爱情侣卿卿我我时就十分羡慕。她想趁父亲位高权重之际,劝丈夫罗强转业回到地方可以安排一个好职位。谢鹃对军人不理解,也出于个人利益,去部队劝罗强转业。她来到边防,不料罗强上了前线。她又冒充记者上了阵地。在阵地上,她承受不住生不如死的折磨,加大了对罗强的怨恨和不理解。当经历过一场又一场战斗,看到一个又一个战士倒下,尤其是张排长临死前那几句话,让她从心底涌起对军人的敬佩,理解了什么叫军人。她毅然投入了战斗,与战士们一道坚守阵地。她从一个连杀鱼都害怕的地方女青年、,变成英勇无畏的一线部队的战斗员。

  《大漠深处》与《荒唐集结》写同一个边防连队,这个连队也是作家秦遥服役的连队,更是促使他走上创作之路的起点。作品中的张宝是与他同年入伍的老乡,张宝为祖国的边防,牺牲宝贵的青春、牺牲宝贵的爱情,最后为了救战友牺牲了宝贵的生命。文中另一位主人公王逍,是对张宝的衬托。他在边防连队服役,承受不了大漠军营环境的艰苦,闹着要复员,当绞尽脑汁眼看快实现愿望时却又成了泡影。一件寻常事让他的思想发生了逆转。张宝是大漠深处杰出军人的代表,边防战士们用热血燃烧人生的梦想,用赤诚捍卫祖国的边防固若金汤,可歌可泣。

  边防(热血)三部曲,从没有硝烟的边防生活到枪林弹雨的阵地,反映了当代军人的真实生活与人生价值,反复证明了祖国的钢铁长城坚不可摧,歌颂了中国军人的牺牲奉献精神。

  秦遥是交通系统的一名公务员,在繁重的工作之余,长期坚持业余文学创作,他这种精神是军人素质的延伸,是家国情怀的书面表达,更是一位克服困难坚守在文学创作前沿阵地上的战士!持之以恒,硕果丰盛,他已发表各类文学作品二百多万字,获全国性大小奖62次。

  艺术殿堂深不可测,勤奋是作家的必备素质,希望秦遥在干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多读书,就会增加自己的身高和体重;多思考,就能在沙子里找到金子;多写作,就会堆起自己的金子塔。

  谭光荣,湖北省兴山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少将军衔。被誉为中国十大军旅作家、世界野人文学之父,现任广州军区政治部文艺创作室专业作家。已分别出版、发表、播出、上演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剧本、电视文学本以及新闻、理论、调研文章等约420余万字。其文学作品先后19次获全国、全军创作奖、作品奖、征文奖和刊物奖。中篇小说选集《走进丛林》(30万字)、长篇小说《英雄了》(50万字)获解放军文艺奖,散文《褪色照片》获解放军新作品奖。其名录已入选《中国作家大辞典》和《世界优秀专家人才名典》。

  秦遥,湖北红安县人,曾在兰州军区空军某部服役,从事警卫员、文书、专职新闻报道工作;在部队期间先后在《解放军报》《空军报》《朔方》等军队和地方报刊发表散文《别离在新婚》、诗歌《妈妈我是一只人性的鸟》、小说《爱在愤怒中愈深》等各类文学作品50多篇共20万多字,申请加入驻地宁夏作协。退伍回红安后历经乡企工人、国企文员,现任红安县交通运输局党组成员。创作至今共发表各类文学作品近200万字,获全国大小奖项60多次,多部作品入选各种专集;近五年来主写中篇小说,先后在《清明》《今古传奇》《芳草潮》《中华文学》等省级以上重要刊物发表中篇小说20余部,《今古传奇》首批签约作家,《中华文学》签约作家,湖北省文联优秀文艺入库人才。

在线无毒免费三级观看_免费三级现频在线观看_三级黄视频免费播放级